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宝贝,对不起最新章节列表 » 《宝贝,对不起》最新章节列表 第十节

《宝贝,对不起》第十节

文/张晓芸
推荐阅读: 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

此时的佟苓正躺在一处偏僻冰冷的小道旁,刚刚开过去的一辆本田车将她狠狠撞倒在地,佟苓知道这是赵总的残余势力在进行报复,他们多次扬言要教训自己,终于恐吓成真。

佟苓的右腿已动弹不得,剧烈的疼痛此刻让她昏了过去。恍惚中,她想给那些朋友打电话求救,可是又能打给谁呢?庄岩吗?不可能。遥遥吗?更不可能。尚海吗?自己已经无脸再见他了。

佟苓就这样在地上躺着,夜已经很深了,水泥地是钻心的凉,佟苓此刻是前所未有的无助,她甚至后悔来到了这个世间。

恍惚中,她看到尚海向她走来,缓缓的,脸上带着笑容,微微一弯腰就轻轻抱住了自己。那一刻,佟苓的心出奇的安静,过往的浮茫和苍凉消逝的无影无踪,好像被人施了某种奇异的法力一样,畅快淋漓。那拥抱对于佟苓来说,没有一丝一毫的生疏和隔膜,仿佛前世今生就被他的热力和柔光润泽着。两人就这样紧紧相拥,谁也不愿放开对方,惟恐一松手,咫尺变作天涯。

但是,当佟苓睁开眼睛时,才发现四周黑茫茫的一片,只有寂寞的冷风陪伴自己,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个破碎的梦。

终于,有一辆车的车灯一明一暗的打在了佟苓的身上。“姑娘,你被车撞了?撞你的车能记住样子吗……”佟苓知道自己遇见好心人了,她一把抓住对方,满脸泪水地昏厥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佟苓发现自己躺在一家医院里,右腿打上了厚厚的石膏,已经没有了知觉。自己的左臂以及脸颊都被刮伤了,伤口处都被包上了纱布。

突然,她看到庄岩站在了病床前,还带来了虾饺和午饭。“天啊!”她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发现这不是做梦。

“佟苓,你真傻——”庄岩说了第一句话。

佟苓看着他,哇地一声哭了,这是流泪的彻悟,她知道对方其实已经原谅她了。

那个中午,两个人就这样坐着,佟苓什么也没吃,庄岩什么也没说。

夕阳慢慢爬上了天空,把一抹金色洒在了洁白的病房里,佟苓看着床头柜上的台历,今天是26号,“再过一个月就是自己大婚的日子啊,可现在一切都不能回到从前了。”

佟苓想起了自己和尚海的相识,想起了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morning-call,想起了尚海的坚强与隐忍,想起了这个男人喜欢在冰箱里放的爱情字条,想起了他对待弟弟事件上的豁达与大度……可是这一切一切,此刻经过岁月的冲洗,全都幻变成了飘散的云絮,一点一点消失在眼前。

佟苓一直把尚海那只情侣牙杯带在身旁,这个破碎的陶瓷牙杯被佟苓粘好了,她不再用它刷牙,而是静静珍藏。杯子上那个俏皮的豌豆,此时已经没有了接吻对象,孤单地弯着腰肢,仿佛等待有人来拥抱。

这牙杯上记录了4年来的笑容和泪水,当岁月的长风滑过青春的水面,不经意间触碰到的都是对往事的点点眷念。温馨中全都变成了心中的琥珀,一个人,在午后的角落,慢慢地想起。

这是个周日,韩菁照旧去了那家美甲店,陶萍热情地招呼着她。

“我找到那个给你寄钱的人了。”

“她是谁啊?”陶萍笑脸盈盈。

“她是你的姐姐。”韩菁的表情有些凝重。

“我没有姐姐啊?”

“你有姐姐,你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叫佟苓,你们都有一个浅浅的酒窝,她一直默默资助你。她现在出车祸了,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

陶萍手里的美甲颜料掉在了地上,指甲油瓶也被摔碎了,玻璃片溅起了一地……

遥遥和戴旭强在这个周末来到了一家医院,这家医院是治疗失语失聪儿童的,佟苓的弟弟就在这家医院,他的智力明显弱于同龄人。

“小鬼,还认识姐姐吗?”遥遥今天买了麦当劳汉堡和许多新衣服,她记得自己那次曾在佟苓家出言不逊,不知道这个小鬼还记仇吗?

“认得。”小伙子羞涩地点点头。

当他接过麦当劳时,对着遥遥说了声谢谢,遥遥兴奋地掐了掐他的脸。qq小说 www.qqapp.org

“今天我给你朗读《罗马假日》好吗?我来演公主,你来演那个男记者……”

小伙子再次羞涩地点点头,接过了遥遥手中的剧本。

戴旭强看着眼前这个小伙子,孱弱的肩膀让他心痛,他不知道该不该把他姐姐撞车的事情告诉他,将来的他们又该要怎样生活……

这个下午,冷风飕飕,庄岩再次来到医院探望佟苓,可是却看到了一张空白的床,床单上有一只段成两截的温度计和那只绘着豌豆苗的孤单的刷牙杯。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护士,护士——”

“她执意要出院,谁也拦不住,她买了潜水衣,我们也不知道她要去哪儿……”

庄岩狂奔了出去,横冲直撞地在道路上疯跑着。此刻,他后悔自己的坚持,后悔真相的显现,后悔回到这个沾满记忆的城市,后悔看到人性深处复杂的一切,他想回到原来的生活,可现在全部都是徒劳。

这么久以来,他都觉得这个女人心里好像有个开关,可没人知道它的按钮在哪儿?她的笑容矜持优雅,但在这完美无瑕的背后似乎还透着一丝压抑的沉重,是生活真的很残酷?还是命运就喜欢这样捉弄人?

此时的佟苓正站在一艘大船的甲板上张望风景,与其说是看风景,还不如说是回忆往事,收拾心情。她举着一个DV痴痴地拍着海面,那海面时而汹涌澎湃,时而温柔潺潺,起伏跌宕,千回百转。那辽阔无际的海水不停地变幻着它神奇的颜色。早上当太阳升起时,它是金色的,中午它变成了蔚蓝色,到了傍晚它又会变成灰白色。

成群的海豚在船舷边嬉戏,硕大的飞鸟在桅杆上盘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映衬着生命的奇妙,也在拷问生命的颜色。曾经有一刻,佟苓想打消这个恐怖的想法,她留恋生命的美妙,但最终她还是换好了潜水衣,拖着那只病腿跳下海去。

海水很凉,彻骨的凉,8年前那个绝望的佟苓也曾这样跳下海去,但是最终坚强战胜了一切,她又游回了岸边,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可是今天的佟苓不想再拥抱希望了,她知道自己该告别了,和所有的人。

佟苓像一个灌了铅的木偶一点一点向下沉去,她看到了美丽的珊瑚摇曳着腰肢,看到了成群的小鱼在和她打招呼,看到了翠绿的水草彰显着生命的颜色。

有泪顺着佟苓的脸颊滑落,凉凉的,咸咸的,流到了嘴里,佟苓不想去擦。她的手臂像打开的翅膀,以一种圣洁的姿势去拥抱天堂,这个天使依然纯洁,依然美丽。

突然,佟苓感觉自己被一个钩子勾住了,这个钩子使劲地把她往上拉,拉到了一个看得到光亮的海面,拉到了一个听得到喧哗的空间,拉到了一个颠簸不已的船上。

佟苓静静地躺在那里,此时她的伤腿已经不知道了疼痛,她贪婪地享受着这一份静止的美丽。

害怕再出意外的庄岩无奈把佟苓接到了自己家中,因为她坚决不回医院。他没有告诉对方自己救了她,他不想说,也没必要说,因为此时的交手,两人已成了平局。

“你必须卧床3个月呢,这期间我先替尚海来照顾你,谁让我们是哥们呢。”

佟苓羞愧地一言不发,她知道尚海早就换掉了手机号,庄岩和自己都联系不上他了……

还是那间客厅,还是那些红唇镜子,还是曾经熟悉的一切,还是那首《宝贝,对不起》,庄岩坐在床边,注视着这个令他爱恨交加的女人……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我也不愿意/又让你伤心/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疼你/我也不愿意/又让你哭泣……”

这个城市承载了无数的梦想和希望,这个城市充满了无边的欲望,这个城市满足了无数人的幻想,这个城市每天都上演着奇迹的辉煌。在这个像翡翠一样的城市,每一位白领都好比一块暖玉,璀璨无暇,晶莹剔透,但每个人却都是自己灵魂的奴隶,他们的真我与虚我每一刻都在残酷博弈着,经营着各自臃肿的生活。

其实人生就是一场场博弈,真诚与丑恶的博弈,忠诚与背叛的博弈,放弃与坚守的博弈。每一场博弈,都是灵魂的洗涤。当那个凄婉无奈的结局终于出现时,心底不免有泪滑过,这滴泪水是纯净的,纯的让人敬仰,重的让人无法承受之重。

在翠城,每一个孩子都会给母亲夹菜;在翠城,每一个奋斗者都历尽艰辛;在翠城,每一个人都有复杂的过去和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是当沉默唤醒了沉睡的良知,那一刻高洁的自我终于释放出翡翠应有的光芒。

窗外此时,狂风大作,树叶不停地被夜色翻卷着,明天是丽日或是暴雨,不得而知。

(完)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宝贝,对不起》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