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 恐怖悬疑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番外四

《兄宠》桃夭

文/长沟落月
推荐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

叶荷花斟酌着措辞, 将她和叶小娥的来意说了一遍。

她刚说完, 叶小娥立刻就接口说道:“许秀才,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细妹虽然是个寡妇, 但他死了的男人很给她留了一份好钱。她要是嫁给你, 这份钱不要带过来?你是不晓得, 有多少人想要娶她。这段日子她家的门槛都快要被说媒的人给踏平了。难得她竟然谁都不想嫁, 就想要嫁你。还说一分聘礼都不要你的。这可是你家祖上积福,再想不到的好事!一堆人艳羡你呢。”

叶荷花听了她这一番话,只气的恨不能直接一巴掌给糊到她嘴上去, 叫她闭嘴。

这哪里是来说媒的啊?这简直就是来搞破坏的!

这个搅屎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早知道刚刚就不该带她一起过来。

许兴昌听了,果然不愿意。

他是个读书的人,从小被教导的是非礼勿听, 非礼勿视。虽然在龙塘村生活多年, 但一来这村子里有百来户人家,村前村尾隔得远, 不熟悉的人有很多, 二来, 他跟村子里的男人尚且还会说几句话, 见着村子里的妇人, 多半是行个礼就低头, 甚少跟人家说话的。

所以对于叶细妹,他虽然模糊晓得村子里面有这么个人,但也没有什么大的印象。

而且, 照叶小娥说的这番话, 他要是娶了叶细妹,那就是个吃软饭的。是看中了叶细妹手里的钱财才娶她的。

他虽然穷,但也穷的有骨气,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立刻就开口拒绝,只说自己高攀不上叶细妹,累叶荷花和叶小娥今日白跑一趟。

叶小娥还要说话,已经被叶荷花重重的拉了下胳膊。

要是再让她开口说话,今儿她们这就不是来结亲的,是来结仇的。

“许秀才啊,”叶荷花目光横了叶小娥一眼,然后转过头望着许兴昌,说着,“你别听小娥胡说。细妹就算这两年日子过的宽松些,但庄稼人,手里哪里会有那么多的钱财?我就住在她家隔壁,能不知道?这都是外面的人以讹传讹,混说的,你不要当真。”

解释完这件事之后,她就说道:“细妹今日托我们来跟你说这门亲事呢,不是因为旁的,是因为她很敬佩读书人。她也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嫁你,跟你过日子,所以这才不要你一分聘礼。”

又对许兴昌细数叶细妹的优点:“她虽然是个寡妇,但着实是个勤快能干,会吃苦的人。性子也直爽,很好相处。你在村子里住了这些年,想必也听说过,她这个死鬼相公家当年是何等的穷,何等的艰难。但细妹嫁过来之后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还很用心的伺候婆母,照顾小姑。也是她们两个没福,相继得病死了。她还收养了个孩子呢。纵然是个傻的,但这么多年细妹也没有嫌弃过她,一直养在身边。这足见她是个很有善心的人了。”

说到这里,她笑了起来:“我仿似记得,她捡到那孩子的时候你也在场?好像这孩子的名字还是你当时给取的呢。”

她这样一说,许兴昌心里倒有了点印象。

还是八年前的事。那会儿许攸宁的腿还是好好儿的。父子两个去镇里赶集,回来经过兰春江的时候,看到江边很围了几个人。

他们父子两个心中好奇,拨开人群上前观看,就晓得有人捡了个女婴。

听说这名女婴是放在一只木盆里,从上游飘过来的。

捡到女婴的人就是叶细妹夫妻两。

那年正好遇上蝗灾,连家里的人都要养不活,谁愿意养一个无亲无故,捡来的小婴儿?围观的那些人都劝叶细妹夫妻两将那孩子扔了。

她亲生的爹娘都能狠得下心来将她抛弃了,外人还要操什么闲心?

不过叶细妹好像很舍不得,跟自己的丈夫说了好一会儿,才见他勉强点了点头。然后叶细妹就欢天喜地的将那个孩子抱到自己怀里。

一抬头,看到许兴昌,高兴的跟他打招呼。还将怀里的女婴往他的方向送了送,让他看。然后笑着说道:“原来是许先生啊。这可真是巧了。我早上出门的时候,门口树上有只喜鹊在喳喳的叫,我心里就想着今儿肯定会有一件喜事。这不,我捡到了一个孩子呢。许先生是念书的人,不如就请您给这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罢。”

毕竟是同村的人。而且许攸宁也是他捡来的,见叶细妹看到弃婴就要捡回去自己养,许兴昌心里就觉得她是个很善良的人。

而且帮忙取个名字也不件多难的事。他就应承了下来,拧着眉头想着要取个什么样好听的名字。

忽然就听到站在他身旁的许攸宁很稚气的声音在说:“就叫叶蓁蓁。”

当时许兴昌正在教许攸宁《诗经》,这两日学的是《桃夭》那篇。正好叶细妹的夫家就姓叶,所以这孩子才会脱口而出这个名字。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叶蓁蓁,这倒是个好名字。

许兴昌就对叶细妹夫妻两解释了这个名字的含义,叶细妹很高兴,低头就亲了那女婴的额头一下:“好。那往后你就叫做蓁蓁。”

隔了这么多年,而且这几年也不常见,许兴昌早就想不起来叶细妹的清晰模样。但这会儿听叶荷花提起,耳边仿佛间响起那个女人当时爽朗的笑声。

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一些。但许兴昌还是推辞:“多谢您两位今日过来给我说这门亲事。但您两位也都知道,我是个穷酸秀才,除了教书,没有半点谋生的手段。家里也穷苦,不论谁人嫁给我,那肯定都是要受苦的。这件事还是作罢罢。烦请您两位回去转告一声,多谢她能看重我。但我委实是个没用的人,往后她肯定会嫁个更好的人家的。”

“哎,我说你这个人。这么好的一门亲事,人家倒贴着都要嫁你,旁人求都求不来,你倒还一直推辞。你怕不是读书读傻了吧?”

叶小娥嘴快,一听这话立刻就嚷嚷开了。最后叶荷花没忍住,大声的喝叫她:“小娥妹子。”

叶小娥犹且不知自己就是个点火的,还要说话,终于被叶荷花忍无可忍的拉住胳膊:“你就少说两句吧。”

这门亲事原本就很难成,再被她这么说下去,那能成才有鬼。

说完了叶小娥,叶荷花转头看许兴昌。

不过这次她换了一种问法:“许秀才,我问你,你心里可是嫌弃细妹是个寡妇?”

许兴昌摇头:“您这么会这么问?我自己也是个鳏夫,只恐旁人嫌弃我,我哪里会嫌弃旁人?”

叶荷花再问:“那你是嫌弃细妹不识字,配不上你?”

许兴昌继续摇头:“这是哪里的话?叶,”

他不晓得该怎么称呼叶细妹。若称呼她是叶姑娘,她毕竟嫁了人好多年。但若称呼她是叶家的,但她现在丈夫也死了半年了。顿了顿,才说道:“她是个很能干,很直爽的人。而我虽然识得几个字,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又没有考到功名,旁人只会嫌弃我没有谋生的手段,我哪里还有资格嫌弃她呢?”

叶荷花心想,小娥刚刚没有说错。这个许秀才就是读书读傻了。你既然知道细妹有这么多的好处,怎么还不答应这么婚事呢?换一个其他的女人,肯一分钱聘礼也不要的就嫁给你这个穷酸秀才?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呢。

不过面上还要问道:“那你是嫌弃蓁蓁那孩子是个傻子,细妹要带着她一起嫁过来,你不愿意?”

这个倒还真是。据叶荷花所知,这段日子上门到叶细妹家里提亲的人,多半都明说了,男方家想娶叶细妹是真,但叶细妹不能带着叶蓁蓁一起嫁过去也是真。

就算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但凡是个傻子,也有好多人家不愿意养。谁还愿意一直养一个跟自己无亲无故的傻孩子啊。

“您这句话可就说差了。”

许兴昌一听这话,脸上立刻正色起来,说出来的话也有几分较真,“当年她收养那个孩子,足见她是个很有善心的人,我心里当时就很钦佩她。圣人也说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怎么会是那样的人?那可真是连畜生也不如了。”

他这一番文绉绉的话叶荷花也听不大懂,不过也晓得他不嫌弃叶蓁蓁是个傻子就是了。

就说道:“你既然不嫌弃细妹是个不识字的寡妇,还带着个傻子女儿,那你做什么不同意这门亲事?而且,你家里就你们父子两个,日常烧饭,浆洗这些话谁来做?你儿子做?不是我说句难听的话,他毕竟是个男的,腿上也不方便,做这些事只怕也艰难。还是你来做?你每天不是要去村学堂教书?每天中午还要赶回来给你儿子做饭,浆洗衣裳?”

说到这里,她双手一拍:“你看,你是个鳏夫,家里缺个持家的女人,她是个寡妇,缺个当家的男人。她不嫌弃你家穷,有个行动不方便的儿子,你也不嫌弃她不识字,有个傻子女儿,你们两个人往后正好搭一块过日子。这是多好的事?你还只管在这里推辞什么?”

许兴昌正想说话,一直坐在一旁沉默着听他们说话的许攸宁比他先开了口。

“两位婶子且在这里坐一坐,容我和我爹单独说几句话。”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兄宠》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