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 恐怖悬疑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番外四

《兄宠》解围

文/长沟落月
推荐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

许兴昌哪里会让人打自己的妻子?气的狠了, 也顾不上什么斯文不斯文的了, 和叶修文说话的声音都大了起来。

不过说的还是道理。他这个人读书读的有点迂腐, 总觉得凡事都要讲道理。有道理走遍天下, 没道理寸步难行。只要大家讲道理, 那什么话都好说。

但叶修文会跟他讲道理?要是讲道理他刚刚压根就不会说那些话了。

就跟许兴昌拍桌子吵了起来。

而那一边, 叶细妹不忿虎子奶奶助纣为虐, 也大声的跟虎子奶奶吵了起来。只差冲上去跟虎子奶奶打架了。

场面瞬间一团混乱,只急的还站在门外廊檐下的叶蓁蓁立刻就要冲进去帮忙。

只是她才往前走了一步,就被许攸宁一把给拉住了胳膊。

叶蓁蓁待要挣脱, 但许攸宁手劲很大,她压根就挣脱不了。后来她挣扎的狠了,见许攸宁另一只手握着棍子站立不稳, 摇摇欲坠的模样, 只得叹一口气,转回身来扶住了他。并示意他往她身上靠。

靠在她身上, 那许攸宁就不用一直这样单腿站立着, 要轻松很多。

可许攸宁却不肯将自己的身子往她身上靠。她才八岁, 自己倚着她, 将全身的多半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她得多累?

刚才之所以拉着她不让她进屋, 也是因为考虑到她还小,里面正混乱着,她若进去教人不小心推搡到, 跌倒在地, 叫人踩踏了,受伤了,怎么办?所以还是待在他身边比较好。

不过一直这样单腿站立着确实很累,许攸宁就叫叶蓁蓁扶着他倚靠在旁边的门框上,这才开口说话。

声音虽然不算很大,但甚是清朗,足够屋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听清楚。

“族长既已说我娘嫁给我爹之后不再算是龙塘村的媳妇,她名下的田地该交还给村里,我娘也无二话,承认这是事实,点头答应了,那现在族长如何能再用龙塘村的族规来约束我娘?想必龙塘村的族规再大,龙塘村的族长再威风,也没有用这些约束惩罚外人的权利吧?”

叶蓁蓁听了他这话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后之后只恨不得击掌叫好!

叶修文话里话外的无非是依仗自己是这龙塘村的族长,而叶细妹是这龙塘村的村民,他就有权利管得叶细妹,能请祖宗家法来责罚叶细妹,但现在既然他自己都说了叶细妹嫁给许兴昌不再算是龙塘村的人,要收回她名下的田地,怎么还能用龙塘村的族规和祖宗家法来约束叶细妹?

许攸宁的这一番话,就如同打蛇打七寸,正好打在了点子上。看他叶修文还能有什么话说。

叶修文确实没有话来,也愣住了。

而且非但是他,屋里的其他三个人也都愣住了。

刚刚屋里一番吵闹,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许攸宁和叶蓁蓁。就是悄悄出去的那两个人看到许攸宁和叶蓁蓁,心里也只认为他们两个还是孩子,这是不放心许兴昌和叶细妹,才特地过来站在门口观望的。心里又着急去叫房长和柱首,所以也没有告诉屋里的人他们过来的事。

哪里晓得许攸宁这个‘孩子’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震惊四座。

许兴昌当先转过身来。一见许攸宁和叶蓁蓁站在门外,就震惊的问道:“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见许攸宁身子倚靠在门框上,手里驻着根棍子,四处望望全不见他坐的那张轮椅的踪迹,忙赶过来要扶他。又问:“你是怎么过来的?你坐的那张轮椅呢?”

叶细妹这时也转过身往回走,一面说叶蓁蓁:“你这孩子,不是叫你跟你哥待在家的吗,怎么你们两个还过来了?这里这么乱,要是不小心伤到你们两个该怎么办?”

目光四下望望,也没有看到许攸宁坐的轮椅,就问叶蓁蓁:“你哥的轮椅呢?”

叶蓁蓁回手往院门外指了指:“在院子外面。”

叶细妹听了,赶忙的往外面跑。看到那张轮椅果真在院门外面,忙两只手握着提进来,扶许攸宁在轮椅上坐好。

方才许攸宁一路驻着棍子走进来,又在外面站立许久听屋里的人说话,一直单腿站立着,早就很累了。无非是一口气在支撑着。现在在轮椅上坐下来,才得松出那一口气来。

而待松了这口气,才发现衣裳后背已经被汗给浸湿了。就是额头上也有汗珠沁出。

叶蓁蓁在旁瞧见,就从怀里掏了块手帕递过去。

因为原身以前坐着的时候都会留口水的缘故,所以叶细妹就特地做了好些个手帕,好教原身随身携带着。虽然这些手帕都不是什么贵重的料子做的,只是一般的布料,但胜在浆洗的很干净。上面甚至还残留着淡淡的皂角香味。

许攸宁原本是个极爱干净的人,旁人的东西他是从来不会用的。但是这会儿叶蓁蓁递过这块手帕来,他还是想也没想的就接过去了。还立刻抬手就用这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擦过之后,抬起头目光平静的看着叶修文和虎子奶奶,身上有着与他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沉静和稳重。

叶修文和虎子奶奶这会儿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目光直直的望着许攸宁。

虎子奶奶还好,上次才在许兴昌家里吃过喜酒,认得许攸宁,而叶修文常年不着家,就算在家也不怎么出门。但小孩儿嘛,长大了的模样跟小的时候多少都会有点变化,所有这会儿叶修文望着许攸宁一时都没能认出来。后来见许攸宁手里驻着棍子,许兴昌和叶细妹又赶过去跟他说话,拿轮椅扶着他坐下,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许兴昌那个捡来的,断了腿的便宜儿子。

忽然又一眼看到站在许攸宁身边的叶蓁蓁。穿一套茜红色的褂子和裤子,腰里挂着一只小葫芦。头上扎着丫髻,生的五官精致,小小年纪就已经很秀丽,不难想象等她长大了相貌会是如何的出众。

镇上勾栏瓦舍里的那些窑姐儿都是自小买进去调、教的,叶修文算是里面的常客,有些时候会特地叫老鸨将那些雏儿叫出来。或是坐在一旁弹唱刚学会的小曲儿,或是干脆陪他喝酒调笑,所以他这一双眼睛看女人还是很准的。

现在他就觉得,他自问这些年也算是看过好些雏儿的人了,可就叶蓁蓁的这个相貌,就他看过的那些雏儿,没有哪一个能比得上的。

当下就呆了一呆,问道:“这个小姑娘是哪家的?”

是龙塘村的?怎么他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

虎子奶奶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听到他的话,就说道:“族长,这就是细妹家捡来的那个傻子女儿。”

叶修文以前也听说过叶细妹家的傻子女儿,她小时候自己还见过她一两次。这才几年不见,怎么就出落得这样好一副模样了?而且看着双目清明,眉眼间满是灵气,哪里像个傻子?

目光忍不住的又想要去打量叶蓁蓁。结果被许攸宁给察觉到,将叶蓁蓁拉到他身后站着不说,还低声的叫她:“低头。”

叶蓁蓁乖巧的哦了一声,低下头去。

她也不喜欢叶修文看着她时的目光。感觉就像一匹饿了三天的狼看到一头小肥羊一般。

叶修文扑了个空,只能看到叶蓁蓁头上扎着的双丫髻和上面扎着的两根茜红色发带,压根看不到她的脸。又不好开口叫她抬起头来,只得失望的收回目光。

叶细妹心里原本就对虎子奶奶没好气。上次喜宴上一家子大闹就算了,这会儿还在这里帮着叶修文助纣为虐。

到现在她怎么还会看不出来,叶修文忽然要收回她和许兴昌名下的田地,那就是虎子奶奶在背后撺掇的。

说白了,虎子奶奶这就是想要她的田地呢。

就转过头看着虎子奶奶,狠狠的剜了她一眼,然后大声的说道:“我早说过,我家蓁蓁不是傻子。虎子奶奶,难道你听不懂人话?”

说着,又嘲讽的笑了一声:“也是,老畜生怎么能听得懂人话?”

“你骂谁老畜生?”

虎子奶奶一听这话就气了,伸手指着叶细妹就大声的质问着。

这个桥段叶蓁蓁熟啊,上辈子她没少在电视上看过。也见不得虎子奶奶刚刚欺负叶细妹,所以她立刻抬起头,接口大声的说道:“谁答应就骂谁呗。”

虎子奶奶为之语塞。

叶细妹听了,没忍住笑出声来。笑过之后还夸:“看我女儿多聪明。那些说你是傻子的人都说不过你,可见那才真的是个傻子。”

许兴昌和许攸宁都没想到叶蓁蓁反应这么快,两个人都转过头看她。

叶蓁蓁就觉得挺不好意思的,默默的低下了头。

偏生虎子奶奶还不肯安分,气的骂叶蓁蓁:“小畜生,这里有你说话的余地?还是个小孩子,竟然敢骂长辈。你家里的大人都是怎么教你的?”

这个叶蓁蓁就很不同意了。要知道这世上还有为老不尊这四个字呢。不是你年纪大,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就有理,旁人都得让着你。

就又抬起头,故意的问:“小畜生骂谁?”

虎子奶奶哪里晓得叶蓁蓁在给她下套啊,下意识的就回答:“小畜生骂你。”

话说出来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叶细妹已经忍不出大声的笑了起来。连许兴昌和许攸宁也忍不住的莞尔。

叶蓁蓁没有笑。因为她觉得,骂人这件事,要是被骂的人自己都不知道旁人在骂她,那得多无趣啊。

于是就恍然大悟般的点了下头,然后看着虎子奶奶一本正经的说着:“哦,原来你不是老畜生,是个小畜生啊。”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兄宠》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