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 恐怖悬疑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番外四

《兄宠》报应

文/长沟落月
推荐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

点自己做的花灯比买来的花灯不同, 特别的有成就感。

因为叶蓁蓁年纪小, 个头还比较矮的缘故, 许攸宁担心她够不着花灯, 还特地将火折子绑到一根棍子上, 让她举着棍子去点就行。

叶蓁蓁一一的将挂在院里桂花树, 枇杷树上和廊檐下的花灯都点亮了, 轮到点那盏走马灯的时候她想了想,将手里的火折子递给许攸宁:“哥哥,这个你来点。”

她晓得走马灯不比寻常的花灯, 做起来还是很要些技巧的。原也没真的抱期望许攸宁能做得出来,但没想到他琢磨了不到半个时辰之后竟然就给做了出来。

不过里面会动的不是马,而是兔子。

小兔子是许攸宁亲手画的, 叶蓁蓁看过, 画的很活灵活现,不晓得待会儿点亮灯笼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心里不由的就很期待起来, 拿着火折子的手越发的往许攸宁那里伸了过去。

虽然许攸宁对叶细妹和许兴昌说这花灯是他们两个人一块儿做的, 但其实基本上都是许攸宁在弄, 她只在旁边打打下手而已。有时候甚至还会帮倒忙。

刚刚她已经将满院子的花灯都点亮了, 这会儿这盏压轴级别的走马灯怎么说都也应该让许攸宁来点。

也让他体会一把亲手点亮自己做的花灯的成就感。

许攸宁倒没有推辞, 伸手从她的手里接过火折子来, 微微弯腰将走马灯里面插着的蜡烛点着。

走马灯的外面糊的是一张没有画任何东西的白纸,这会儿一点亮里面的蜡烛,里面的小兔子立刻飞一般的旋转起来, 影子倒映在白纸上面。

叶细妹和许兴昌刚将厨房里面收拾好, 两个人正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盏走马灯。

叶细妹看了一会儿就笑道:“这个灯有趣,以前我从没见过。今儿也算是开了眼了。”

许兴昌也笑,说:“以前我倒是在书上看到有提过走马灯,但今日也是头一次见着实物。”

又抬头环顾院子里外,每一盏花灯都造型各异。这会儿都点亮了,烛火朦胧,瞧着别有一番意趣。

连隔壁的叶荷花等人瞧见了都特地过来看。特别是小孩儿,看着这些花灯兴奋的很,仰着脖子看。一边看还一边拍手。

甚至有两个小孩儿还走过来叫叶蓁蓁姐姐,问能不能给他一盏花灯带回家。

这件事叶蓁蓁自己可做不了主。这些可都是许攸宁做的。就跑过去问许攸宁的意见。

没想到许攸宁反过来问她的意见:“这些灯,你愿不愿意给他们?”

若她说不愿意,那他就不会给,管别人会怎么看他。

叶蓁蓁很喜欢这些灯,其实她也不大舍得给别人,想自己留着。但是看着那几个小孩儿眼巴巴望着她的眼神,她想了想,还是忍痛割爱吧。

就点了点头。

许攸宁便也点头:“那等待会我们赏完灯,你可以送他们一人一盏。”

叶蓁蓁笑着应了下来。

许攸宁的这些花灯做的确实好,被吸引来赏灯的人都纷纷的夸赞起来。等到月色渐晚,大家次第作辞要回去的时候,叶蓁蓁就问每个小孩儿喜欢什么花灯,然后送给他们。

不过走马灯和绣球灯她没有送出去。

绣球灯是因为她白天已经说过了,要送给叶细妹的,至于走马灯是她最喜欢的,里面的小兔子还是她的生肖属性。她晓得是许攸宁特地做给她的,所以她不会送给任何人。

而且除了这两盏,最后还剩下来一盏荷花灯,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了。

叶蓁蓁就高高兴兴的将这盏荷花灯挂到许攸宁的屋子里,绣球灯放到叶细妹和许兴昌的屋子里,那盏走马灯肯定就放在了她自己的屋子里。

往后晚上没事的时候她就可以把走马灯点亮,看里面的小兔子旋转。只要想一想脸上就忍不住的会浮现出笑容来。

......

自元宵节后便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雨一直断断续续的下了近个把月,至春分左右才渐渐的停歇下来。

农家这时候也开始忙碌起来。犁田,为即将来临的春播做准备工作。

地里的油菜也渐渐的开起花来。叶蓁蓁每天早上起来推开窗子,便能看到稻场后面那一大片开的零零落落的金黄色油菜花。

想必等再过些日子,这些油菜花会开的更加的多,颜色也会更加的金黄,到那时才叫好看呢。

因着许兴昌租出去的田地和菜园子都已经收了回来,所以这天气一转暖叶细妹也开始忙碌起来,家里的事就都交给叶蓁蓁和许攸宁。

反正叶蓁蓁也渐渐的大了,个子看着比去年长高了不少,有些力所能及的活她也能干。再不行旁边还有个许攸宁,脑子灵活,很会想办法。

而许兴昌放学之后也会去田里或者菜园子里帮叶细妹干活。哪怕村子里的人看到都笑话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在菜园子里面侍弄蔬菜,他也无所谓的很,每天照去无误。

这天一早吃完早饭,许兴昌照例去村学堂教学生,叶细妹去菜园子看她前几日新撒下去的菜种子有没有发芽。等到回来的时候,她的菜篮子里面放了一把水芹菜,还有几根春笋。

巧的很,许兴昌名下的那块菜地正好就在叶细妹家后面的那片菜园子里面。不说抬脚就到,走一会儿工夫也就到了,省时的很。

菜园子旁边有一条一人多宽的水沟,里面的水平常都是用来浇菜的。不过因为水沟里面泥土肥沃,也长有很多的水芹菜。

菜园子边角上就是那一大片的竹子,春天正是冒春笋的时候,叶蓁蓁一家从正月就开始吃了。

春笋自不必说,无论是做油焖笋,加咸肉一块儿炖做成腌笃鲜,还是切片加了腊肠一块儿蒸,味道都特别的鲜美。

今儿中午叶细妹就打算做一道腌笃鲜。水芹菜则是将叶子择掉,然后切一切加腊肠一块儿炒着吃。

叶蓁蓁也搬了一把小竹椅到院子里面,坐在叶细妹身边。一边帮她择水芹菜上面的叶子,一边还将择下来的叶子扔给在院子里面溜达的鸡吃。

头顶阳光和煦,吹在脸上的微风也温暖湿润。略一抬头,院外就是一大片的农田。

农田里面还有油菜花。等再过些日子这些油菜花全都开了,那该是一幅什么样的场景。

叶蓁蓁不由的就有些向往起来。心里还想着,到那时候她一定要推着许攸宁天天出去看油菜花。

忽然有脚步声传来。因为天气好,院门是开着的,所以等到叶细妹和叶蓁蓁循声望过去,就见叶荷花已经走进了院子里来。

叶荷花这次过来告诉了她们一件很大快人心的事。

就许兴昌原来的那房子,叶修山收房之后果然叫人将原来的屋子全都推倒了,想要重新盖个五间青砖大瓦房。这几日需要的砖块,木料,瓦块之类的一应东西都陆陆续续的买好了,悉数堆在院子里,只等吉日就开工。

不成想昨儿晚上不晓得怎么忽然就发了一场大火,将那些个木料之类易燃的东西都给烧成了灰烬。砖块和瓦块之类的东西虽然还留了个形下来,但显然也不能再用了。

这一番损失可不小,叶修山当即就说一定要查。这好好儿的怎么会起火?

结果一查之下,发现竟然是叶小东放的火。

原来那会儿叶修山知道了当年叶海和许父典房又卖房的事之后,就起了坏心,想要许兴昌的房子。

一来他是肯定要换一块宅基地再盖房子的,二来,前些时候他也确实被叶细妹给骂的起气了,成心想要让她不好过。

立刻就去找了叶小东跟他商议这件事,并许诺事成之后会给叶小东一笔钱。

叶小东一听有钱可得,哪里还管什么做人要诚信的事。在箱底寻了当年的那张许父亲手所写,也签了名按了手印的文书出来。再另写了一张情愿将那处房子卖给叶修山的文书,两个人次日就去了许兴昌家。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哪晓得第二天叶修山过去接收了房子,却食言了,不肯给叶小东两个人原先说好的那笔钱,只随随便便的给了一些钱。

叶小东自然不乐意,要跟他吵闹。就被叶修山说:“你自己心里有数,这房子你们家是早就卖给许家了。当年你父亲已经接了许家买房的钱,现在若细说起来,我只能说是从许家的手上买了这房,跟你有什么关系?而且我不是给了你那包钱,在许家手里赎回这房子?不然你以为这房子能回来?现在我也另外给了你钱,你还不知足,想要更多。我可告诉你,再多一个子儿我都没有。你要吵,我也不怕,我奉陪到底。哪怕你就是将这件事真的闹出来我也不怕。反正这件事我们两个都参与了,闹出来纵然我没脸,你难道就有脸了?”

叶修山原以为自己能将叶小东辖制的死死的,哪晓得叶小东怀恨在心,越想越愤怒。于是昨儿晚上趁夜就去烧了叶修山买回来的那些个要盖房的材料。

不想昨儿晚上隔壁住着的那位叶爷爷半夜肚子痛,爬起来上茅厕,就将叶小东放火的事看了个清清楚楚。今早叶修山一番询问之下就实话实说了。

“两个人这会儿已经闹到了族长那里去。叶修山要叶小东赔钱。还说叶小东这是蓄意放火,要将他扭送到衙门里去打官司,让他吃牢饭。叶小东不忿,就将叶修山如何去找他,如何昧着良心使计谋要许秀才房子的事都说了出来。这会儿族长正叫了房长和柱首,商议要怎么处置他们两个人呢。快些,我们两个人现在也去看看。”

叶细妹听了很高兴。将手里择了一半的水芹菜往菜篮子里面一放,就说道:“该!我就说人在做,天在看,现在可不到了他们两个得报应的时候了?我倒要看看族长会怎么处置他们两个。”

说着,水芹菜也不择了,风风火火的就跟着叶荷花两个人一块儿出门往族长家走。

叶蓁蓁:......

她手里拿着择好的水芹菜,看着她们两个人渐渐消失在视线范围内的背影。

又听到背后有轮椅响,她就回过头。果然看到许攸宁在门口。

刚刚叶荷花激动之下说话声音也挺大的,许攸宁在堂屋肯定听到了她说的话。这样也好,叶蓁蓁就不用再跟他解释发生了什么事。

但这午饭也要吃的啊。

叶蓁蓁看了一眼手里的水芹菜,再看了看篮子已经剥好皮的几根春笋,跟许攸宁商量:“哥,不然中午我来烧饭吧?”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兄宠》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