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 恐怖悬疑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番外四

《兄宠》闷骚

文/长沟落月
推荐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

这话一问出口许攸宁就有点儿愣住了。

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简直都有点儿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

叶蓁蓁也有点儿愣住了。不过随后她反应过来, 就很惊讶的问道:“刚刚你之所以不高兴, 就是因为这件事?”

许攸宁哪里好意思承认?所以也不说话, 沉着一张脸到旁边开始打米洗米, 准备煮饭。

叶蓁蓁心想你这还挺闷骚的啊, 就老老实实的承认你确实是吃郑大哥的醋不就行了么?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自打去年夏天她被蛇咬了, 许攸宁抱着她坐在椅中睡了一晚,第二天她醒过来觉得挺不好意思,却被许攸宁说了那一顿之后, 她对她和许攸宁之间的关系就从来不会多想。

就以为许攸宁对她是兄长对妹妹的纯洁感情,这会儿许攸宁之所以会吃郑子林的醋,也肯定是以为她心里要将郑子林也当成是她的哥哥, 甚至还要超过他在自己心里的位置排名。

难得看到素来持重淡定的许攸宁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叶蓁蓁心里又是觉得好玩,又是觉得感动。就走过去抱住许攸宁的胳膊, 仰起头看着他笑道:“哥哥,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虽然跟郑大哥亲近, 但在我的心里他哪里能比得上你?我心里的哥哥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 你别担心。”

许攸宁面上微红。但得了她这个保证, 心里一时畅快了很多。

就转过头瞥了她一眼, 面上没有刚刚的失态,转而又是一派从容淡定,声音也很平缓的说道:“我自然知道。那郑子林如何能比得上我对你好?而且你我这一路行来, 共同经历过的事岂是他郑子林能知道, 能体会的?”

叶蓁蓁:......

行吧,你就傲娇吧。刚刚吃醋的那位是谁啊?

不过也确实被许攸宁说的这两句话给打动了。

她和许攸宁从龙塘村到这嘉宁府,这一两年间朝夕相处,一块儿经历过那么多大大小小的事,都可以说得上是相依为命,也确实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份感情。

就很郑重的点了点头:“哥哥你说的对,我们兄妹两个之间的感情原就是其他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许攸宁见她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心中一松。

便没有再多言,而是微微一笑,说道:“行了,现在还没有客人过来,那馄饨你暂且先不必包,在旁边歇一会儿,我来打米烧饭。”

叶蓁蓁正要说话,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叫:“老板娘?”

叶蓁蓁和许攸宁挑开练字走出去一看,就看到两个人正从门外走进来。头先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后面跟着的那个约莫还不到二十岁的年纪。

叶蓁蓁和许攸宁都认得这两个人。年纪大的那个是衙门里的捕头,名叫做蔡正业,年纪小的那个则是他的外甥,名叫做孙元忠,是他带进衙门里来做的捕快。

蔡正业在小饭馆里面吃过一次馄饨,自此就喜欢上了,经常来这里吃馄饨或是其他的。有时候也会带了自己手下的一众捕快,又或者是牢里看守犯人的差役过来一块儿吃,算得上是小饭馆里的一个大主顾。

所以看到他过来,叶蓁蓁就笑着上前跟他打招呼:“蔡叔,有段日子没见您了。”

就招呼他和孙元忠坐,许攸宁则拎起茶壶到厨房打水泡茶,然后出来给他们两个人一人倒了杯茶。

蔡正业虽然常在叶细妹这小饭馆吃馄饨,但见许攸宁其实见得不多。可也知道他在府学读书,做得文章连他们的知府大人都称赞。

蔡正业自己不认得什么字,一来他心里敬重读书人,二来许攸宁做的文章都能得知府青眼相看,他自然就不敢小觑许攸宁。

所以见许攸宁亲自给他倒茶,他虽然没有起身站起来双手去接,但坐在条凳上的时候也欠了欠身。

然后才跟叶蓁蓁说话:“我也有些日子没见你了。前两日我那班兄弟还在说,这都快半个月没见老板娘开门做生意了,难道是不做了?心里还可惜呢,说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馄饨了。你们这半个月做什么去了?”

许攸宁纵使并没有沉着脸或冷着脸,但他身上仿似天生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生人勿近的气场,所以蔡正业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凡每次看着许攸宁的时候他就觉得心里有点儿发怵。还是对着叶蓁蓁的时候他觉得自在些,说话也随便些。

叶蓁蓁就笑着将叶细妹半个月前生了孩子,现在在家里坐月子的话说了。

叶细妹原就是个从小做惯了事的人,而且她怀这胎其实肚子看着也不明显,旁人也都以为她这怀的月份不大,不然还能开饭馆?但没想到现在说生就生了。

蔡正业和孙元忠两个人闻言都觉得很惊讶。不过随后知道叶细妹生了个儿子,而且母子都平安的话,也为他们一家子高兴。

叶蓁蓁知道他们甥舅两个都还没有吃午饭,一来叶细妹生孩子是大喜事,刚刚见他们甥舅两个也确实是真心的关心叶细妹,二来他们两个人一个是衙门里的捕头,一个是捕快,不说以前介绍了很多衙门里的兄弟来他们这小饭馆吃饭,就是平日也希望他们两个能照看他们的小饭馆一二。

做生意其实也艰难,地痞泼皮,哪一个都惹不起,但若是能跟衙门里的捕头和捕快搞好关系,哪个地痞泼皮还敢上门来闹事?

于是叶蓁蓁就笑着问道:“蔡捕头和孙捕快还没有吃午饭吧?这样,我娘生孩子是件大喜事,刚才也承蒙你们两个询问关心,今儿中午我就请你们两个吃馄饨怎么样?”

蔡正业和孙元忠还推辞,说他们这小本经营的,现在叶细妹又生了孩子,正是要花钱的时候,怎么能让她请?一定要付钱。

就被叶蓁蓁笑着给拒绝了。还说道:“不瞒你们两位,今儿我娘也不能来小饭馆,我跟我哥也只下点儿馄饨,连盘小菜都不会炒,你们两位别嫌弃才是。”

说着,叫他们甥舅两个喝茶,自己回后厨忙去了。

刚刚虽然包了十几只馄饨,但显然也不够蔡正业和孙元忠两个人吃的。叶蓁蓁挽起袖子正待再包些馄饨,就见许攸宁走过来说:“我来包,你去摊鸡蛋。”

他们这小饭馆卖的馄饨碗里面放的配菜就有好几样,鸡蛋丝就是其中一样。

叶蓁蓁答应了一声,自去拿鸡蛋打散,倒入油锅摊成薄薄的鸡蛋饼,然后切成丝。

等到锅里面的水烧开,许攸宁也将馄饨包好了,都放入锅里面。

等到叶蓁蓁手脚麻利的拿出两只碗,将一应配料配菜都放好了,锅里面的馄饨也煮好了。

许攸宁担心叶蓁蓁会烫到,自发的承担起了盛馄饨起来的任务。

倒是没叶蓁蓁什么事了,斜倚在灶台旁,看许攸宁捞馄饨。

这个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明明身处在水雾氤氲的厨房,做着这样烟火红尘气的活儿,但面上依然是一派云淡风轻的从容淡定,教人看着,仿似连做饭这样的时候也变得优雅有意境了起来。

许攸宁将两碗馄饨都盛好放在托盘上,抬头见叶蓁蓁靠着灶台,就说她:“仔细脏。”

说着,也不用叶蓁蓁端两碗馄饨到外面去,自己捧了托盘,将两碗馄饨送去给蔡正业和孙元忠。

虽然明知道现在外人都将叶蓁蓁当成是男孩儿,也知道叶蓁蓁现在很会跑堂,但是他心里还是不大想她跟旁的人有太多接触。

蔡正业和孙元忠见是他端了馄饨出来给他们两个,不晓得为什么,两个人心里都觉得有点儿惶恐。

虽然也还不至于站起身伸了双手去接,但是两个人看到他的一瞬间也是身子坐的笔直。

直等许攸宁拿着空托盘回了后厨,两个人才敢松懈了一些。

孙元忠从筷子筒里面拿了两双筷子递了一双给蔡正业,一边眼瞄着后厨的方向。只可惜被一道半截的帘子给挡开了,他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一边悄声的跟蔡正业说话:“阿舅,我怎么觉得这个人,很不简单啊。他端过来的馄饨,咱能不能吃啊?”

妈的,被他端个馄饨来都要觉得心里惴惴不安的,他见知府大人的时候都没这么惶恐过。

蔡正业明明这会儿小腿肚子还有点儿哆嗦,但在自己外甥面前他是绝对不会露这个怯的。就板着一张脸说他:“出息!不就是个府学的学生,看给你吓得!别忘了你可是个捕快。就你这个样子,一点儿气势都没有,往后还怎么抓贼?”

孙元忠心想,我这捕快不是还没有转正么?而且在许攸宁面前没气势怎么了?别以为我刚刚没看到你腰背也一下子挺得笔直了,这会儿倒在我面前装。

不过这样的话他哪里敢说出来啊?他这个阿舅性子暴躁,要是知道了他心里想的这些儿话,肯定就是直接一个爆栗凿他头上了。

就不敢再说话,低下头开始吃馄饨。

馄饨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好吃,他们两个人连馄饨汤都喝光了,然后就起身跟叶蓁蓁和许攸宁作辞,转身出门巡街去了。

因为现在正好是吃午饭的时候,他们出门之后小饭馆里也陆续的有人过来吃饭。就被告知今儿店里只有馄饨和蛋炒饭这两样。好在馄饨原就是他们店里的招牌,还是有好些人留下来吃了。

许攸宁和叶蓁蓁今儿两个人独自出来做生意,心里还惦记着叶细妹和元宵,所以和的馄饨馅,擀的馄饨皮也不是很多。一等卖完了,两个人便关起小饭馆的门,将店里收拾了一番之后就往家赶。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兄宠》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