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 恐怖悬疑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番外四

《兄宠》招婿

文/长沟落月
推荐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

许攸宁这一番话说的虚虚实实, 实实虚虚的, 不说李教授, 就是明知道内情的叶蓁蓁都差点儿信了。

只能说许攸宁说谎话的境界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像他们这种凡人压根儿就只有被他忽悠的份。

李教授果然相信了, 当下脸上又是震惊, 又是悲痛的神情, 嗫喏着双唇,自言自语一般不住的说道:“小主人竟然已经死了?他果然已经死了?主人在天之灵若知道,该有多伤心?”

顿了顿, 他面上又浮现出很愤恨的神情来:“都怪他!此等不忠无情之人,连自己的亲,唉......”

许攸宁原本不说话, 只凝神静息的听着李教授说的话, 想从这些话里面找到些蛛丝马迹来推断出自己的身世。

哪知道李教授纵然是在震惊悲痛之下,但说话也极有分寸, 到关键的地方就戛然而止。

叶蓁蓁原本就已经听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这时候见他忽然住口不说了, 再也忍不住, 忙问道:“李教授, 听你这话里的意思, 你仿似认得那位小男孩?不知道他到底有个什么样的家世,怎么会被人追杀,一定要致他于死地啊?”

李教授闻言又沉重的叹息了一声。不过也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只一脸沉重的摆了摆手, 然后转过身脚步蹒跚的就走了。

叶蓁蓁:......

她转过头看着许攸宁,就见他一双长眉微拧,仿似在沉思。

叶蓁蓁不敢打扰他,屏息静气的站在旁边。甚至连尚且还被他紧紧握着的双手都不敢挣扎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许攸宁才回过神来。见太阳日渐的大了起来,照的叶蓁蓁一张玉白的小脸都有些泛红起来,忙拉了她到旁边一株香樟树的树荫下站着。

叶蓁蓁一直在注意着他呢。于是等在树荫底下站好,瞅瞅四周无人,她就挨身过去,悄声的问许攸宁:“哥哥,关于你身世的事,你真的不问一问李教授啊?我看着他应该是个好人,不是当年要追杀你的那拨人。”

刚刚他口中还称呼许攸宁为小主人,称呼许攸宁的亲生父亲为主人,听着好像这李教授以前是许攸宁家的仆人或者下属一样......

心里不由的就越发好奇起来许攸宁的真实身世到底是什么样的。

要知道这位李教授可是前朝的状元,在翰林院任过职的。听得说李教授还甚得那位庆仁帝的喜爱,经常随侍身边。若非庆仁帝的皇位最后被他的那位岳丈大人给篡了,这位李教授往后的仕途肯定不可限量。

但是李教授竟然称呼许攸宁为小主人,称呼许攸宁的父亲为主人......

叶蓁蓁觉得许攸宁的亲生父亲以前肯定是位朝廷中的大官,甚至还很有可能是位有爵位的公侯之类。不过后来可能犯了什么事,又或者是干脆被什么人给陷害了,才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刚刚李教授不是说了嘛,要是主人在天之灵知道的话,那就说明许攸宁的亲生父亲肯定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由的就有些替许攸宁难过起来。索性另外一只手也伸过去,覆在了许攸宁握着自己手的手背上。

因为刚刚一直在大太阳底下站着的缘故,她的手暖暖的。仰起头来看许攸宁的时候,眼中有担心,有安慰。

她的身子也靠的离许攸宁很近,近的许攸宁都能闻到她身上幽淡的香味。

以前仅仅知道她身上有这股子香味,还一直以为是她不经意间沾染上了什么有香味的东西,但是现在想来,这应该就是少女身上的体香。

专属于叶蓁蓁的体香。

而且她还这样的关心自己。

许攸宁唇角微扬,眼中仅有的一点愁绪顷刻间烟消云散。

他抬起另外一只手,将她鬓边掉落下来的一缕碎发别到了她的耳后,然后摇了摇头,回答着:“不问。”

他不问自然就有他不问的理由,也是他刚刚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下来的。

一则他不相信李教授。准备的说,这世间除却他现在的家人他不会相信其他任何人。二来,他知道伴随着他真正身世的肯定还有追杀。听刚刚李教授的意思,即便经年过去,那拨人对他的追杀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再者,如李教授刚刚所言,他亲身父亲应该早就已经死了。至于他的亲生母亲,覆巢之下无完卵,想必也应该不在这世上了吧?既然如此,再追究自己真正的身世还有什么意思呢?反倒极可能会连累到叶细妹和叶蓁蓁,元宵他们。

索性便不问,也只当不知。而且他这辈子也只想做许攸宁,和叶蓁蓁,叶细妹,元宵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下去,从没有想过要过其他不一样的人生。

叶蓁蓁没想到他会回答的这么干脆简洁,还有点儿惊讶。

不过她心里其实还是挺佩服许攸宁的。

要知道,可不是谁都会有这般的魄力,在明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极有可能立刻就水落石出的情况下还选择放弃。

而且,许攸宁真正的身世肯定不简单。大富大贵想必肯定是免不了的,怎么样不比现在整日为生活奔波的强?

但叶蓁蓁从来都很听信许攸宁的话。而且这说起来也是他自己的私事,既然他都已经做下了这个决定,她这个局外人也不好干涉。

就点了点头:“嗯。”

不问就不问吧,反正她觉得现在他们一家人也挺幸福的。要是问了,还不知道后面会有什么变故呢。

就转而和许攸宁看起了场中的比试来。

因为昨儿许攸宁抽的签是靠前的,所以今儿才早早的上场了,现在场上还有其他的学子骑在马上用箭射靶。

叶蓁蓁就看到叶星华了。他箭术也还算可以,十枝里面射中了六枝,勉强算及格了。

其他学子虽然也有十枝箭全都射中箭靶的,但很显然没有一个人如许攸宁那样,十枝箭全都射中了靶心。

要是没有意外,想必许攸宁就会是这场骑马射箭的第一名。

听说第一名还会有奖励,好像是十两银子?还听得说这银子还是知府大人特地赞助的呢。

而果然,最后结果出来,许攸宁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从知府赞赏的目光中,在他手中接过了那十两银子来。

知府姓钱,早先许攸宁院试的时候,那位当场点中许攸宁为案首的学道后来在知府的请客筵席上就曾跟他提起过许攸宁。说此子非池中物,往后仕途必定不可限量,钱知府当时就留了心。

知府是主管一省府学的,所以每逢旬考,月考的时候他都会看一看府学里面学子的考卷。也留意到许攸宁每次都是第一。待拿了他的考卷细细的观看,就越发的赞同起那位学道说过的话。

现在见许攸宁竟然在骑马射箭比试中得了第一,就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文武全才啊。往后等他入了仕途,只怕平步青云也不是什么难事。

再思及自己虽然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但还只是个知府。目前来看,想再往上晋升的可能性不大。而这许攸宁往后在仕途上肯定会远胜于他,便想着要先和许攸宁攀上点关系,好为以后考虑。

思来想去的,想起自己膝下有五个女儿,其中一个庶出的女儿上个月刚满十三岁,倒是可以将许攸宁招为女婿。往后钱财上面再资助他一些,便是往后许攸宁做了再大的官,那他也是许攸宁的老丈人,说的话许攸宁也要听几分,还愁他到时在仕途上不会拉自己一把。

主意打定,便唤了管家前来,让他去找个能说会道的妥当媒婆过来。

......

许攸宁和叶蓁蓁拿了那赢取来的十两银子回到家,叶细妹心中也自是欢喜。

想着今儿是叶蓁蓁十三岁的生辰,叶细妹便拿了钱去街上割了两斤五花肉和一斤排骨,打算回来做粉蒸肉吃。还买了两条汪刺鱼和一块豆腐,要一起炖了红烧着吃。因为现在又是吃马兰头的好时节,还特地买了一把马兰头和两块豆腐干回来,要做马兰头凉拌豆腐干。

汪刺鱼炖豆腐和马兰头凉拌豆腐干这两道菜其实是挺容易做的,不过粉蒸肉就要麻烦些。

将大米,糯米,各种香辛料,诸如花椒、八角、桂皮之类的东西放到锅里一块儿炒熟,等凉了之后再杵碎。

倒也不用杵的太碎,粉粗一些其实吃起来口感更好。

然后就是将五花肉洗净切成片。排骨也洗净剁成合适的大小,再将磨好的粉料一块儿倒进去,加了酱油一块儿拌匀,隔水放在锅里面蒸就行了。

一总儿要蒸个三四刻钟。而在这蒸的过程中对人其实也是一种考验。

因为这粉蒸肉实在是太香了。无论叶蓁蓁是在厨房里面,院子里面,又或者干脆是屋子里面,反正都能闻得到这粉蒸肉的香味。

而且随着蒸的时间越来越长,那香味儿也越来越浓郁。

叶蓁蓁后来实在是馋的受不住了,抱着元宵就往厨房跑,拉长了声音问叶细妹:“娘,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吃晚饭啊?”

叶细妹看了看外面,太阳还没下山,就笑着说她:“你急什么?这肉和排骨还没有蒸好,且要等一会儿呢。”

还要等好一会儿啊?可她闻着这香味都快要馋的受不了了。

叶蓁蓁一听就泄了气,抱着元宵怏怏的往厨房外面走。

许攸宁坐在自己屋里看书,隔窗听到叶蓁蓁和叶细妹的问答,就抬起头往窗外看来。

正好看到叶蓁蓁抱着元宵从厨房里面走出来。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兄宠》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