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 恐怖悬疑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 《兄宠》最新章节列表 番外四

《兄宠》敌意

文/长沟落月
推荐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

等看到许攸宁走远, 阮云兰才收回目光。坐着发了会儿怔之后, 她才开口叫:“林平。”

原还低头垂首站在一旁的大慈连忙上前对她行礼, 恭敬的说道:“小人在。”

这大慈现在虽然是这寺庙中掌管藏经阁的僧人, 但其实他的真实身份是庆仁帝在时建立的一支皇家暗卫, 俗家姓名叫做林平。而且非但是他, 这寺庙中好些僧人都是皇家暗卫, 不过当年为掩人耳目,便剃度做了僧人罢了。

当年宫变,庆仁帝不幸遇难, 阮云兰虽然幸免于难,也得当今皇帝封了公主之位,但她固不接受, 反而只愿在这曾经的皇家寺庙中居住, 一来固然是不想,也不愿再面对自己的父母家人, 二来, 她心里也知道这寺庙中的僧人大多数都是皇家暗卫的缘故。

其后更是以寺庙日渐破败为由, 将寺庙中一干不是皇家暗卫的僧人遣散, 至如今, 这寺庙中可以说都是前朝皇家暗卫。

好在这些年他们都很低调, 便如真的僧人一般,晨昏敲钟诵经礼佛,一概不问世事, 当今的那位皇帝心中便也起疑。

而现在, 便是用得着他们的时候了。

阮云兰就吩咐大慈:“遣两个身手好的人,暗中跟着刚刚的那位许公子。再遣两个人,去他刚才所说的家乡,好好的询问一番他的身世。”

大慈忙应了一声,转过身自去调度人手。

阮云兰又坐着发了一会儿怔,然后才转过头跟冯嬷嬷说话。

“嬷嬷,你说,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我的宁儿?”

她的夫家,也就是前朝皇帝姓季,她儿子出生的时候夫妇两个人商议一番,给他取名长宁,也是希望他长久安宁之意。

冯嬷嬷见她一来凄楚,晓得她肯定想起了当年惨烈的那一幕,心中难过,便柔声的安慰着她。

“您这些年日日诵经礼佛,佛祖都看在眼里。您放心,就凭着您的这一番诚心,佛祖肯定会将小殿下平平安安的送回到您身边来的。”

......

许攸宁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刚刚的事。

冯嬷嬷和阮云兰对他的态度忽然就有了那么大的转变,肯定是因为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可无论他如何的想,他始终都想不明白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就是他那会儿跟冯嬷嬷作辞,转身抬脚要走的时候,冯嬷嬷忽然开口叫住了他,才有了之后的这一切......

冯嬷嬷是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东西?而且应该还是在他的后背上,应该当时他是背对着冯嬷嬷的。

想到这里,许攸宁就停下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但是并没有摸到什么。

没办法,人的双眼只能看到自己的前面,后背就无能为力了。就算要凭借外物,如镜子之类的东西,那到底也不能将自己后背的每个角落都看得清楚明朗。更何况只是耳根底下一粒小红痣了,就连许攸宁自己以前都不知道这件事。

想不明白,索性就暂且不想,只加快脚步往家赶。

等回到家,却看到有个陌生的妇人正抱着叶蓁蓁在哭。叶细妹牵着元宵站在一旁,脸上的情绪比较复杂。

这个妇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抱着叶蓁蓁哭?而且看叶蓁蓁面上的表情,好像很不情愿。

许攸宁心中当即就一跳,忙快步走上前,不由分说的就将叶蓁蓁从那个妇人的怀里拉出来,侧身挡在她面前,目光戒备的望着宁夫人,冷声的问:“你是什么人?”

宁夫人这会儿刚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心里又是激动又是难过,只想好好的抱着叶蓁蓁,再也不放手。哪里知道忽然来了一个人,不由分说的就将叶蓁蓁从她的怀里拉走了,她心里如何能好受?

当下也问许攸宁:“你又是什么人?快让开,将我女儿还给我。”

说着,就要去拉被她挡在身后的叶蓁蓁。

别看宁夫人平时跟蒲草一样柔弱,但这会儿护女心切,别说面前只站着许攸宁,就是站着一个铁塔般的壮汉她也依然敢动手。

“你女儿?”

许攸宁心中狠狠一跳,猛然回头看着叶蓁蓁,用目光询问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他也没有如宁夫人所要求的那样让开,依然牢牢的将叶蓁蓁护在自己身后。

他心中将叶蓁蓁看得极重,纵然他听到宁夫人说的我女儿这三个字时心中震惊,但也绝对不会退让分毫的。

还是一旁的叶细妹连忙开口调解:“宁夫人,这是我儿子,蓁蓁的哥哥。”

一边又对许攸宁说道:“阿宁,你别紧张,这位夫人,是蓁蓁的亲生母亲。”

许攸宁瞳孔猛的缩了一下。

蓁蓁的亲生母亲?!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过是去了一趟寺庙送抄写好的佛经而已,怎么一回来蓁蓁就多了个亲生母亲?

宁夫人这时知道了许攸宁的身份,对他刚刚的行为也就理解了。

想着这些年叶蓁蓁都是跟这家人一起长大的,也得他们一家人照顾现在才能这般安稳,便对许攸宁笑了笑,温声的跟他打招呼:“叶少爷,你好。”

她只以为叶蓁蓁现在姓叶,又听叶细妹说许攸宁是她儿子,叶蓁蓁的哥哥,便以为许攸宁也姓叶。

结果就听到许攸宁冷淡的回答:“我不姓叶,姓许。”

宁夫人目带惊讶的望着他,随后又望向叶细妹,面上满是不解。

不是说他是叶细妹的儿子,叶蓁蓁的哥哥吗,怎么不姓叶,姓许了呢?

叶细妹只好开口解释:“这位是我继子,也是蓁蓁的继兄。”

宁夫人便明白了。不过看许攸宁现在这般护着叶蓁蓁的姿态,心里想着就算是继兄那也没什么,知道对蓁蓁好就好。

就又对许攸宁笑了笑,说道:“许公子,你好。”

谁知道许攸宁立刻又说了一句让她十分震惊的话:“我是蓁蓁的丈夫。”

宁夫人:......

她眼望着许攸宁,完全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许攸宁也不欲对她解释什么,他心里对宁夫人,莫名的就有几分敌意。

还是叶细妹解释道:“这两个孩子彼此感情好,跟我说想成亲,我想着他们彼此都知根知底的挺好,就同意了他们两个的婚事。这不,现在我们就正在置办东西,准备等阿宁殿试过后就让他们两个人成亲的。”

宁夫人再一次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她从小受的那些个礼仪教养中,就算只是继兄妹那也是兄妹,怎么能成亲呢?这不是乱了纲常伦理吗?

吴嫂也觉得很震惊,先宁夫人一步叫了出来:“可是他们两个是兄妹,怎么能成亲?旁人知道了,该怎么看他们两个人?”

话音才落,就见许攸宁目光望过来,眉眼间如落有冰霜,冷浸浸的。

叶细妹心里也有几分不舒服,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他们两个只是继兄妹,又不是亲兄妹,压根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成亲我觉得也没有什么。料想旁人都很忙,也没有那个闲工夫来管我们这穷苦人家的事。”

“可是咱们姑娘不是穷苦人家......”

这可真是,才刚过来认亲,就要插手他们家里的事,还要说这不对那不对的。

叶细妹心里越发的不耐烦起来,脸一沉,说话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说道:“她就算不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可这么多年也是在咱们这穷苦人家长大的不是,哪里就有那么多高门大户人家的讲究。”

吴嫂被她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同时心里也对她留下了一个粗鄙的印象。

叶细妹才不管她呢。合着当年你们自己将孩子丢了,我将她养了这么些年,你上来还跟我指手画脚,说这不对那不对啊?那这些年我养她受着那些辛苦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跟我指手画脚的说这不对那不对?

就没再理会吴嫂了。

宁夫人也觉得吴嫂说的有点儿过分了,转过头目光不悦的扫了一眼吴嫂,然后屈膝要对叶细妹下拜。

“看着您年纪应该比我大,我就冒昧教您一声姐姐了。叶姐姐,多亏您当年将蓁蓁捡回去,也多亏您这些年受累将她养大,您的这份恩情比天大,往后但凡只要您说一句话,任凭是何事,哪怕粉身碎骨我都会给您办成。若这辈子报答不完您的这份恩情,下辈子就算我当牛做马也会继续报答您的。”

叶细妹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最受不得别人跟她说软话。明明刚刚才因为吴嫂说的那几句话心里连带着也不待见宁夫人起来,但这会儿听完宁夫人说的这番话,又见她要对自己下跪,心里的那点子气恼和不舒服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忙弯腰伸手扶住了宁夫人的胳膊,将她拉起来。一边说她:“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话?什么恩情不恩情的,还当牛做马,哪里至于。我和蓁蓁呐,说起来那就是有缘,要不然当年我怎么一见着她就喜欢呢?而且我养她这些年就算辛苦些,那也苦中有乐。大妹子,你是不知道,蓁蓁这孩子懂事着呢,有她在我身边,我每天都乐呵呵的。不然我该多孤单呐。”

但其实养大一个孩子是何其的艰辛?更何况早年叶细妹家里也不富裕,那就更加的艰辛了。但就被她这一番话给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也一点儿都没有居功的意思。

宁夫人心里越发的感动起来,握着叶细妹的手说不出话来。

叶细妹倒反过来劝慰了她一番。随后两个人说起话来,宁夫人便委婉的说起想要将叶蓁蓁送到她亲生父亲身边去的事。

意思竟然是想要带着叶蓁蓁离开。

叶细妹心中自然不愿,正想着要如何拒绝,猛然间就听到许攸宁冷淡之极的声音响起:“你说你是蓁蓁的亲生母亲,有何凭证?”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兄宠》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